梓翎 作品

第50章大結局

    

。廚房裏飄出來一股清香,我走過去,看到宮爵十分認真的在下麵。他動作嫻熟,兩個雞蛋,在鍋緣上輕輕一敲,在輕輕一擠,一隻完整的蛋清裹著蛋黃就落到滾燙的水裏,然後凝結。他瞥了我一眼,“醒了?”我錯愕,我以為昨晚他的溫柔是十分破例的獎勵,沒想到今早,他依舊溫柔。“嗯。”我點頭。“要不要我幫忙?”總覺得吃白食很是不好意思。他搖頭,“去把你的雞窩頭整理下,會讓我沒胃口。”靠——這人,簡直不能對他有半點希望。我...那天晚上,我們全家出動。定了一家高階的餐廳。

小夥子來了後,表現出羞赧靦腆的表情。

顧嵐爵是個調節氣氛的高手,他漫不經意道,“來來來,別緊張,醜媳婦遲早要見公婆的,我也是這麽過來的。”

一桌人鬨堂大笑。

小夥子放開了不少。話也多了起來。

李梅將我們一一介紹給他,小夥子聽後無比感歎,“真好。李梅,你姐姐真善良,我們應該跟她學習。”

我對小夥子立即好感倍增。

我又將我老公誇了一番,“都是我老公在背後默默的支援我。”

小夥子站起來,握著顧嵐爵的手,“姐夫,以後多多關照。”

看起來,是預設我們的家庭了。

一頓飯結束後,李梅和小夥子出去過二人世界了。我收到李梅的簡訊,“姐,他被我們家的和諧團結感動得一塌糊塗了。他巴不得早點結婚呢。”

我給她回了簡訊,“可有告訴過他你的婚史?”

李梅回道,“姐,我怕。”

我堅決,“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別勉強,勉強不來幸福。勇敢點,告訴他。”

李梅便沒有再回我了。

我忐忑不安。不知李梅會不會犯傻。

晚上,他們都睡了,李梅纔回來。

看到我,立即上來抱著我,抽泣不停。

“怎麽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襲擊而來。

李梅卻抽抽搭搭道,“姐,我告訴他了,我結過婚。”

“他怎麽說?”我把她拉進來,給她倒了杯開水。

李梅喜極而泣,“他說看在我能這麽坦誠的份上,他就既往不咎了。”

我倍感欣慰,“李梅,他是好男孩,你好好珍惜他。”

“嗯。姐,謝謝你。”李梅抱著我,跟個孩子一樣撒嬌。

我拍著她的後背,“知道感恩了,長大了。姐也沒幫你做什麽,是你自己的造化。”

李梅和她老公結婚時,我和養父商量了一下,我們把城中心的房子送給她作為婚禮。

李梅和妹夫拒絕接受,李梅說,“姐,我受的恩惠太多了。”

我妹夫說,“姐,我們還年輕,我存了點錢,可以付首付了。”

我執意給他們,“這是姐姐我的心意。不許拒絕。”

顧嵐爵這家夥,上百億的資產,我以前不知道。如今知道了,我自然更加大方。我至少,不用為孩子的將來發愁。

顧嵐爵對這件事,也毫無異議。

時間一長,他和我的妹夫,儼然親兄弟。

家裏有個大小事,他二人商量著就做了。

我和李梅完全不用擔心。

李梅經曆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十分珍惜眼前的幸福。我妹夫覺得,李梅是個難得的好女孩。

他們很快有了自己的孩子。因為兩個人打拚著事業,畢竟是工薪階層,這個時候我會幫著照看他們的孩子。反正我的寶寶已經長大了。

我妹夫十分感激我,說我帶他家寶寶的時間比我自己的還多。

我覺得他們能感恩,我便知足了。受點累心裏也開心。

我們一家人,經曆了各種艱難,從離心離德,從侮辱謾罵,從虐待歧視,從備受煎熬,走到今天,一家人和和氣氣,大愛無疆,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踏實。

我覺得,這輩子,問心無愧。我想寶寶了。”我的雙手圍著他的脖子,感動得淚花閃閃。“好。”我們提著行李箱離開房屋時,常旭就站在隔壁房間的門口,她不死心的,最後做著努力的掙紮。“我送送你們?”我麵露難色。顧嵐爵很不客氣的diss回去,“不勞費心。寒芝有我,便夠了。”平日顧嵐爵都是溫潤如玉的,沒有脾氣,跟軟包子似得,任憑我揉捏。沒想到麵對常旭,他就冷成冰坨子,還是有棱有角那種。常旭到底被他刺傷了。默默地杵在那兒。顧嵐爵一手推著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