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金玉 作品

第276章 我們沒故事啊!

    

出手機點進微信看了一眼,沒有好友申請訊息,苦笑一聲,搖頭道:“不過看樣子,他似乎沒想跟我多接觸呢!”“怎麽可能?!”“蘇雅你可別這樣沒自信!”聽到蘇雅的話,她兩個室友頓時吃了一驚,隨後對她安慰起來。比如林北可能是比較粗心大意,所以沒有看到你在飲料上留著的聯係方式。又或者林北不想被他的室友知道,免得他們也搶著要加你,到時候讓你為難,所以就先不動聲色,沒有來加你微信好友。聽到室友的安慰,蘇雅雖然感覺事...“靠!”

“這下這個月要吃土了!”

王宇在心中暗罵一聲。

但此刻都已經到了這一地步,算是有些騎虎難下了,他不可能說不吃飯了,或者讓李夢玲她們也出錢。

那特麽纔是蠢到沒邊了。

隻能打腫臉充胖子了。

王宇臉色略微有點不好,接著隨便點了些炒麵什麽的能吃飽飯的菜,就將平板電腦遞給一旁的趙文新和陸遠他們。

接到平板後,趙文新他們心裏也是一個想法。

尼瑪,這坑爹呢。

他們感覺實在無語極了。

本來還對李夢玲幾個觀感挺不錯的,現在看來,真的是招惹不起啊。

陸遠和趙文新當然也不可能去說什麽不要點這些又貴又沒什麽份量的菜,隻能捏著鼻子認了下來。

點了下單。

接著服務員便過來收走平板電腦。

陸遠這下也不再試圖跟李夢玲她們聊天了。

他們拿著手機,在他們的小群裏吐槽。

【臥槽,惹不起惹不起,等下KTV還去嗎?】

【唉,反正沒什麽希望,不如就不去了吧?還能省點錢?】

【等下看看渣哥怎麽說吧,如果他要去的話,還是得去,畢竟人家本來也沒空,算是被我們給拖了過來的!】

【唉,也對,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不搞了。】

【……】

他們低頭玩手機,讓得李夢玲等人看得更加不屑。

什麽人嘛。

吳雨萌就在他們麵前,他們也不去看,反而在那邊玩手機。

這什麽態度。

就算你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追不到吳雨萌,但你們也可以來追我們啊?

你們這次想搞寢室聯誼,不就是這個打算了?

咋現在都不坑聲了?

是不是看我們菜點的貴了,心疼錢了?

唉,**絲就是**絲,沒錢還出來學人撩妹,真丟人!

李夢玲心裏這樣吐槽著,感覺很沒意思,也拿出手機,在她們的微信小群裏吐槽起來。

“不好意思,來晚了……”

這時,林北也終於趕了過來,目光一掃,便找到了王宇他們,過來歉然說道。

“啊,林北你終於來了!”

看到林北出現,王宇他們頓時有些熱淚盈眶地說道。

雖然他們沒指望讓林北來付錢,但如果林北不來的話,他們感覺也很沒麵子。

畢竟明明都跟她們說好了,林北會來,結果林北卻是沒來,搞的好像他們在騙人一樣。

“嗯,沒來晚吧,看你們菜都還沒上,是還沒點菜嗎?”林北坐了下來,對王宇他們問道。

王宇回答道:“沒有,我們已經點菜了,不過還沒上,確實有點慢。”

“嗯,那就行。”林北點點頭。

隨後就轉過頭去,看對麵桌的女生去了。

吳雨萌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清純中又帶著點嫵媚性感,屬於那種純欲型別的。

而她的三個室友嘛,一個錐子臉,看起來有點像蛇精臉,很高階,有種科技感,應該是動過刀吧?

一個女生則是圓臉,不算很漂亮,但看起來是挺可愛的。

另一個女生則也算漂亮吧,就是嘴唇有點薄,看起來有點尖酸刻薄的樣子。

不知道性格是不是真的這樣。

林北也沒多關注她們三女,這不是他的菜。

他目光很快從她們臉上一掃而過,隨後看向吳雨萌,笑著說道:“嗨,挺久不見了。”

“也就三天。”吳雨萌輕聲道。

沒錯,軍訓之後雖然他們沒怎麽見麵,但是,林北是沒怎麽見過吳雨萌,但吳雨萌卻是在三天前有見過林北。

那時候是中秋晚會嘛,林北有上台表演,她當然見過林北。

林北聽到吳雨萌這話,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不由開玩笑道:“怎麽?記得這麽清楚,是不是看我現在空窗期是,準備對我趁虛而入啊?”

吳雨萌聽到林北這話,不由對他白了一眼。

她很想說,你個渣男想的挺美啊!

還想讓我一直惦記你。

不過,畢竟在這麽多人麵前,她也不好意思說這樣的話,免得讓林北丟人。

吳雨萌便笑道:“不是,隻是那首《囍》真的太特別了,讓我印象深刻,當時我有錄下視訊,這幾天一直在播放觀看,真的特別好,所以我就記得時間了。”

她這番話說的還挺有技巧的。

既一筆帶過林北的調侃,不讓雙方尷尬,又帶起了林北創作歌曲的話題來。

“嗯,那首《囍》確實挺特別的,我當時一開始聽還感覺是首喜慶的歌呢,誰知道後麵那麽嚇人!”

李夢玲聽到吳雨萌的話,也附和著點頭。

話題一下轉進到了林北的才華上。

這些女生們,便開始詢問林北,到底是怎麽創作出這樣一首《囍》的?

與郭黎雲又到底複合了沒有?

林北有點無語,並不太想回答這些問題。

最後,他便告訴她們,他沒有和郭黎雲複合,也是因為沒法複合,所以他才寫出這樣一首歌,用來祭奠他死去的愛情。

而之所以沒有演唱《告白之夜》,是因為他實在看不過眼那些人欺負郭黎雲,所以沒有跟他們商量,直接換歌。

所幸最終的節目效果也還好,倒是沒搞砸什麽。

吳雨萌其實對林北如何創作出這一手《囍》,以及它背後的故事沒什麽興趣。

不過,她還是很希望林北能給自己寫一首歌,這樣或許便能實現她當明星的夢想。

所以,她還是耐心地聽著林北說這些。

終於,等林北說完這些背後的故事,她才開口道:“你真的很有才華,能不能也幫我寫一首歌啊?”

林北聞言,看向吳雨萌,笑著搖頭道:“不行。”

“為什麽啊?”吳雨萌眉頭一皺,問道。

她感覺挺不爽的。

前段時間,她可是一直給林北送奶茶。

也沒得罪過他啊,兩人的關係應該還算不錯吧?

讓他幫自己寫一首歌而已,她也不是不會付錢,怎麽就直接拒絕了?

林北聽著吳雨萌的追問,笑著搖頭解釋道:“因為我的歌,都是有一些故事的,而我們之間又沒什麽故事,我怎麽給你寫歌嘛?”

這段話帶著一點點的暗示意味。

王宇他們一下就聽懂了。

他們知道自己不可能跟李夢玲她們有什麽發展,但林北的話,應該跟吳雨萌有可能,便起鬨道:“吳校花,趕緊去追我們北哥啊,這樣你們不就有故事了?”郭黎雲啊,真要表演跳舞的話,怎麽也該是郭黎雲去跳才對。郭黎雲暗暗往一個方向瞅了一眼,壓低聲音道:“季末,你忘了你當時給林北送你親手煮的木瓜燉雪蛤時,某個人逼著你承認是狗的事了嗎?”聽到郭黎雲的話,季末眼中頓時有一抹寒光閃過。她當然不會忘記這件事。隨後,季末順著郭黎雲剛剛暗瞅的目光,向一個方向望去。就看到向起鬨的最起勁的幾個女生,就坐在吳雨萌身邊。這是吳雨萌故意讓她們起鬨的嗎?故意要針對她?“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