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好多水 作品

第5883章

    

來了樣。這次拍賣會是他最後的機會,隻要他的靈寶類能派出強大的價格,他就有一線生機。曲長空臉色一沉,冷冷道:“邱候,別著急!”他並沒說出那枚金丹也在拍賣行列之中。不過。邱候說的也是事實,今年的靈丹拍賣毫無特點,新意,更加沒有拍出價格來,可以說這次的靈丹拍賣虧本了。邱候鄙夷道:“我看你這靈丹類的長老也不用當了,回家種紅薯去吧。”“還剩下最後一組丹藥拍賣了。”“這組丹藥拍賣完,你曲長空才真的要給會長一個...第5883章

威壓,逼迫,傾軋而至。

一個人,直接滅了一個幕家的,讓幕家幾千子弟,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來一句反駁的話。

這是一種攝入靈魂之中的威壓,直接碾碎了他們的鬥誌,碾碎了他們抗爭之心,碾碎了他們想要反抗的決心。

所有幕家子弟在這一刻,臉上也是隻有無盡的悲慼。

可以說,這是他們幕家,瀕臨滅絕的一天。

“要殺就殺,我幕家弟子,沒有貪生怕死的人。”幕瑤彷彿作出什麽決定一般,抬頭看向了虛空,冷靜說道。

無數幕家弟子看向了幕瑤。

惶恐的眸子之中,第一次出現了一種堅定。

“家主說的對,大不了就是一死,生是幕家人,死是幕家鬼,我幕家沒有慫貨。”

“戰!拚死一戰!”

“不就是一死嗎?誰怕誰!”

幕家弟子一個個咬牙說道。

死,他們也怕死。可是他們更怕沒有尊嚴,更怕被人折磨。眼下的狀況他們能夠認識清楚。

這就是要把他們給趕盡殺絕,縱然是他們投降,最後的結局也是一樣,死無葬身之地,還要平白遭受一場屈辱。

“好一副眾誌成城。”

“想死?本座偏偏不讓。本座要將你們靈魂逼迫出來,讓他們在日光下炙烤,在暗夜之中哀嚎。本座要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虛空上那人卻根本不在意,冷笑之中,眸子裏充斥著玩味。

而說話之間,他手上動作也沒有閑著,手中忽然一點。

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之聲忽然爆發開來,整個天地好像淹沒開來,所有幕家子弟身體也是完全失去了掌控,沒有了自主意識,在這種力量的壓迫之下,肉身直接開始崩潰。

噗噗噗……

一聲接著一聲,隻是頃刻之間,無數的幕家弟子就隻剩下靈魂之身。

“啊,殺了我,殺了我!”

“混賬,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殺了我,幕家弟子,殺了我!”

……

神魂哀嚎,痛苦不已。

肉身瞬間被崩潰,神魂遭劫,在這力量之下所承受的磨難,足以將他們讓他們痛不欲生。所以,這一聲聲哀嚎之中,帶著求死的**。

此刻的他們,寧死也不願再承受這種磨難。

“哈哈哈,求死,本座不讓你們死,誰能給你們一個痛快,不知死活的東西,麵對本座,竟然還敢出言挑釁。這就是你們的下場,本座今天要讓你們的神魂受盡磨難。”

“還有這女人,她不是你們的族長,不是你們心目之中的女神嗎?本座就是要當著你們的麵,看著她在我們胯下承歡。”

“哈哈哈!”

虛空上那人繼續說道,頓時引起一陣狂笑。

這張狂,完全已經是在幕家人的心頭割肉,每一個字眼,都是對他們靈魂上的羞辱。

幕瑤臉上死寂一片。

看著一個個幕家弟子此時的慘烈,她的心無比慘痛。

她覺得自己有愧龍飛所托。

她覺得自己不配為幕家家主。

看著一個個被摧毀肉身,變成神魂卻還飽受折磨的幕家子弟,她的心中作出了一個決定。

下一刻,她目光看向了龜山的眾人。

“長老,帶一些弟子撤退吧,去神山,隻有去神山纔有一線生機。”幕瑤沉聲說道。

幕和泰和幕天河等人臉上都出現一種震驚神色。

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麽走?

怎麽撤退?

這就是一場絕境,一個人,將他們整個幕家給逼迫到了絕境之中。甚至,別說是撤退,在這種壓力之下,他們甚至連動一下都是奢望。

可以說,眼前的局勢,他們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絕望!

隻有無盡的絕望,隻能等死!

“長老放心,我還有手段,可以為你們爭取一些時間。”幕瑤說道,臉上堅定無比。

下一刻,她猛地起身。

臉上帶著一種決然。

“所有幕家弟子,隨我一戰,為長老和年輕一輩的天才爭取一些時間。”幕瑤猛地說道。

這一刻,無數已經重傷,卻還沒有被摧毀肉身的弟子悍然起身。

“哈哈哈,族長,我先走一步。”

“爆!”

接著他直接大喝一聲,身體衝天而起。

轟隆隆。

一個修者的自爆是極為恐怖的,縱然是他們的修為並不強橫,可是自爆之下一樣讓這蒼穹震動。

尤其是……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的自爆。

這是一個家族的自爆。

轟轟轟!

一聲接著一聲,虛空之上接連出現一朵接著一朵的蘑菇雲。

“退!”

虛空之上,那人臉色陰沉,收起手段退後了數千丈。

“想不到,這群螻蟻竟然真的不怕死。”

“生死麵前,竟然能有勇氣作出自爆這種舉動。不得不說,這群螻蟻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可取之處。”

“不過還是沒用,螻蟻就是螻蟻,就算是自爆,也不過隻能延緩他們的死亡而已,無傷大雅。”

幾人相互交流著,高高在上的姿態一展無遺。似乎對於眼前這種情緒變化,完全沒有任何在意,一點也不擔心。

“走!”下方,幕瑤也是大喝一聲。

說完,她的身影直接開始燃燒,身體與靈魂同時燃燒開來。

她……她也要自爆。

“瑤兒!”幕天河痛呼一聲,虎目含淚。

他經曆過更多,生死磨難,但從來沒有讓他表現出這樣的情懷。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生離死別,看著一個個晚輩自爆,為他爭取來有限的逃生時間,他心中充滿罪惡感。

“族長!”

“哥哥!”

“不要啊,你們不要死啊!”

幕天河身後,無數幕家晚輩落淚,看著一團團血霧在虛空中爆發,他們心中也是無比悲痛。

“走!”幕天河沉沉一聲。

雖然他心中極為悲痛,可他更知道,他們幕家需要儲存有生力量,這樣纔不至於滅族,纔不辜負幕瑤等人的付出。

“想走,真是太天真了,別說你們這些人自爆,就算是你們全都自爆,也一樣沒有活命的機會。”

可就在這時,虛空之上,那人聲音再度出現。

幕天河等人臉色巨變,完全沒想到,竟然連自爆,都沒能攔住此人。

“還有你這個女人,既然這麽想死,那本座就偏不讓你死,想自爆是吧,我就讓你親眼看著他們,一個個在你麵前自爆。”那人冷冷一聲。“你如果再說想死這類的話,那你就不是我龍飛的兄弟。”王泰看著龍飛,八條鎖鏈雖然在牢籠中斷裂,可是還是鑲嵌在他的骨頭裏麵,身體微微一動,鎖鏈拖地就一陣嘩啦啦的響聲,道:“飛哥,我不會再說這樣的話,我也不需要續骨丹。”“我要自己站起來!”“為了母親!”他的眼神不一樣。龍飛看著他堅定的眼神,沒有走出包間。沒有續骨丹他難以支撐住。隻是……王泰目光突然一獰,一手抓住後背上黑色變形的骨頭猛然一抽,“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