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仙人 作品

第330章 去殺離長戚

    

�������K�`�Č��I�������K�`�f�o���Ŀ��Ӿ�Ҫ�ԡ��0�2�0�2�0�2�0�2��С�t����������£��������K�`һĘ���M���0�2�0�2�0�2�0�2С�t����һ�������ҡ��������ˣ����0�2�0�2�0�2�0�2����һ��ū�߀����⣿�@�ǽo��ʺ���٠��ġ����0�2�0�2�0�2�0�2ʺ��„��һĘ�ư�����߀����o������^...安如煙雖然心裏這麽想,但麵上卻不再言語,顯得十分乖巧。

墨宇訓斥完安如煙,想著安如煙如今還臥病在床,隱隱又有些後悔,覺得自己不該對自己的徒兒如此沒有耐心。

他最終還是歎了口氣對其他人說道。

“你們都回去修煉吧。”

眾人知曉墨宇是要和安如煙單獨聊,便都識趣的離開了,離長戚更是第一個竄了出去,那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沈九書給了安如煙一個‘我理解你,你沒錯’的眼神,然後轉身離開了。

安如煙心中一暖,更加覺得委屈了,果然還是有人懂她的,她明明是在做好事,是墨宇根本不體諒她!

見其他人都離開了房間,墨宇坐到安如煙的床邊,看著安如煙有些消瘦的麵龐,更是多了幾分心軟,開口溫聲問道。

“煙兒今日的治療可痛?”

安如煙聽到墨宇對她態度變好了,原本忍下去的話,此時也忍不住了,一股腦全都吐了出來。

“師尊若是關心煙兒疼愛煙兒,剛才為何又當著那麽多人的麵訓斥於我?那幫人走了,師尊才假惺惺的說這些關心的話,師尊怎麽不在一進門的時候就問煙兒痛不痛?方纔煙兒見師尊對蘇靈倒是欣賞得很,那師尊幹脆認蘇靈為弟子好了,左右煙兒偷奸耍滑不識大體,是萬萬比不上蘇靈的!”

安如煙越說越委屈越說越生氣,聲音也越來越大,竟是帶了幾分怒火。

墨宇此時正想著大比前怎麽才能讓安如煙趕緊好起來,考慮著能不能用什麽功法幫安如煙修複一下,結果被安如煙劈頭蓋臉的埋怨了一通,直把他罵的思路全亂了。

墨宇剛軟下的心瞬間冰涼,他沒想到安如煙原來心裏是這麽想的,內心說不出的失望和憤怒。

他站起身來,渾身散發著冷意,眼中剛剛那對安如煙的疼愛和憐惜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來為師這些年是把你寵壞了,讓你如此不知好歹。”

墨宇看向安如煙,冷聲道。

“回去之後,鞭刑再加二十,若你還不悔改,知曉自己哪裏錯了,那就禁足修煉,直到認識到錯誤為止!”

安如煙氣的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她剛要說什麽,墨宇連看她都不看了,直接甩袖離去,留下了一個清冷的背影。

安如煙抬起手狠狠砸了一下床,眼裏滿是狠辣。

“神氣什麽?!到頭來不都還是我的一條狗,等你後悔那日,我非要你跪在我麵前求饒!”

安如煙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她本以為自己說了那些話,墨宇會認錯哄她,沒想到墨宇竟直接走了還要罰她,這怎麽和她想的不一樣?

正當安如煙想著怎麽辦時,碑中鬼的聲音突然在她腦海中響了起來。

“墨宇喜愛你溫柔小意與乖巧懂事,你如此頂撞他,他定要生氣,回頭你服軟道歉,他絕不會真的罰你。”

安如煙表麵答應著,心裏卻是抗拒極了。

什麽喜愛她溫柔小意乖巧懂事,這些通通都是不夠愛的藉口,若是真心疼愛她,她什麽樣墨宇都該接受,更不會對她訓斥,她憑什麽要對墨宇道歉?她說錯什麽了嗎?

碑中鬼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此次州大比,你有何打算?”

說到正事,安如煙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神情也認真了幾分。

“師父,難道此次州大比徒兒要動手了?可那可是眾目睽睽下,豈不是會被發現?”

碑中鬼沉聲道。

“自然不要你親自動手,五行塔內危險重重,還有那麽多凶獸,你隻需借他們的力量解決掉離長戚即可。”

解決掉離長戚?

見安如煙不甚明白,碑中鬼解釋道。

“離長戚乃狐王之後,覺醒了妖族血脈你若想殺可就難如登天,你之前和他提議要用碧血鎖脈針封鎖他的妖族血脈,他並沒有一口答應,那不如趁機將他除掉,正好他近日狀態不佳,正是動手的好時機。”

安如煙聞言思索了一番,覺得這麽做也不是不行。

離長戚雖然對她十分好,每次她受傷離長戚都是衝在前麵給她治療,可如今她有沈九書的資源,並不缺什麽靈藥和靈醫,那麽看來,離長戚四就死了,她並沒什麽損失。

且離長戚近日看起來精神恍惚,麵色不佳,一副很好殺的樣子,她完全可以利用其他的力量將他除掉。

不過,利用五行塔內的凶獸和機關除掉一個人的性命聽起來也太過複雜了些,她倒是有個更簡單的好法子。

她,要用沈九書的手去殺掉離長戚!

安如煙笑了笑,眼神裏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沈九書如今對她是忠心耿耿百依百順,她讓沈九書往東,沈九書便不會往西,想必她若是和沈九書說要他去殺了離長戚,沈九書都會滿口答應下來。

這樣一來,她到時候既不會髒了自己的手,且沈九書殺了離長戚,沈九書也算有把柄在她的手中,她可以更好拿捏沈九書這個公子哥,真算得上是一石二鳥。

想到自己的好主意,安如煙覺得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她和碑中鬼應了下來會讓離長戚死在五行塔裏後,便拿出傳信玉簡給沈九書發了個訊息。

當發出訊息後,安如煙又服用了個丹藥沉沉的睡去,她要等沈九書晚上來找她。

另一邊,沈九書收到了安如煙的資訊後,便等到天黑,如約按照安如煙給的時間來到了安如煙的房內。

安如煙的房間內一片寂靜,光線十分昏暗,香爐裏的熏香在靜靜地燃燒著,沈九書皺了皺鼻子,眼神中多了份耐人尋味。

這香爐裏竟放了**香!

此香能迷惑人心,讓人在情動中做一些拋棄原則的事,常被一些不入流的男男女女用來獲取不正當利益,安如煙這是要打什麽主意?

沈九書掏出一顆靈丹放入口中,瞬間那股迷糊勁兒煙消雲散。腦海中隻剩下一片清明。

他作為父親和母親唯一的血脈,沈家唯一的繼承人,從小就被培養能快速識別這些髒東西,且隨身攜帶應對之法,這種不入眼的小手段怎麽可能對他有用?這是瞧不起他?方的境界一個指頭都能碾死他們,這種時候就別玩情深義重那一套了,搞不好大家都得團滅在這!“你們在這裏找完幽光草就回去等我哈……我晚點回來。”蘇靈強行語氣輕鬆的交代著眾人,還好她剛才把碧空傘交給了師弟保管,不然她還真有點不放心大家。小蘿莉就像感受不到蘇靈等人的眉眼官司,或者根本不在乎,她身邊幾乎沒有靈力波動,下一秒就帶著蘇靈消失在了暗影深潭。“喵!蘇姐!”屎豆對著蘇靈消失的地方大喊,一張貓臉全是驚慌,...